八二小说

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二章 光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????军报快马加鞭送抵京城时,文英殿里的气氛很是沉闷。

????两军交战有些时日了,蜀地好几次想打出来,都被肃宁伯手下的兵士给拦住了。

????可朝廷发起的攻势,也都被反军挡下,来来回回的,愣是无法撕开一条口子。

????蜀地的抵抗,比南陵举反旗的时候坚决多了,他们是真的想入主中原,而不是偏安一隅。

????这给朝廷带来了严重的压力。

????中原前线城池村镇的百姓怕被卷入战火,朝廷官员眼下还能应对,可若是战事没有进展,迟早会成为流民。

????今儿早上送来的折子上,报着又一次进攻挫败。

????圣上在大朝会上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一众官员没有哪个应声的。

????当然,骂的是乔靖,是蜀地上下官员、士族,他不至于去骂领兵的肃宁伯,就连御史、言官,再不通军务,这会儿也不会骂领兵的大将。

????文英殿里更是如此,这一仗有多难打,所有人都知道。

????现如今还没有叫蜀地占了大便宜,肃宁伯和将士们已经尽力了。

????可大伙儿都担心,战局瞬息万变,今儿抗住了,明儿呢?

????直至又一份军报送达。

????孙祈先接了看了,眉宇间的郁气霎时间一扫而空,眼睛亮了起来,连道了三声“好”!

????众人一听,忙问:“大殿下,是什么好事?”

????孙祈大笑:“梁肃领战船夜袭夷陵,被程三一箭射穿咽喉毙命,敌军慌乱败退,留下一江的破船死兵。”

????话音一落,文英殿里一片哗然。

????那梁肃是谁,是乔靖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了。

????蜀地除了与一部分苗人起过纷争,早些年的战事真不多,兵士们不缺操练,但真刀真枪的生死战场,他们的经验远不及北境历年厮杀活下来的兵。

????梁肃却是真正打过硬仗的,也在平海关水军中磨砺了数年,论水军指挥,他能耐大着呢。

????这样的一个人,领兵顺水而下,没有一口气咬下夷陵,反而被射杀在船上。

????朝廷上下憋了一个月的气,一下子就顺了。

????蜀地死了个能打水仗的大将,匆忙逃离时损失了大量战船和水军,乔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且看看他近些日子还敢不敢在打水战!

????叫大伙儿提心吊胆了那么久的两湖,能撑住了,比什么都重要!

????一时间,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言的,热闹极了。

????蒋慕渊也露了笑容,从孙祈手中拿过折子,认真看了一遍。

????夜袭、塔楼、江中,一个个词语映入眼帘。

????蒋慕渊知道,程晋之的长项不在射术,近身搏杀他不虚谁,拉弓射箭却不中红心,尤其是距离远了,风向风速影响下,能把肃宁伯气得把长弓揍他。

????可就算如此,程晋之的这一箭,还是借着风,迎着大雨后的那一抹光,直直射在了敌将的咽喉上。

????有一些人,是注定要在一场战事中留下名字的。

????哪怕时间变了,地点变了,战局变了,也改变不了那一瞬间的光。

????前世的程晋之,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,一战成名,现在的他,马背换作塔楼,长刀成了弓箭,他依旧立下赫赫战功。

????折子送进了御书房,圣上一展愁眉,脸上全是笑容:“赏!重重的赏!”

????赏赐送入肃宁伯府,林琬与家里人一道谢了恩。

????她知道,这些东西鼓舞不到前线的战士们,也平复不了家眷们对亲人的担心,这些其实是安百姓们的心的。

????让满京城的百姓都知道,前头打了胜仗。

????可她还是会高兴的,知他奋勇,知他强劲,知他一腔热血毫不畏惧,她与有荣焉。

????她出了一趟门,坐在素香楼上的雅间里,听底下的酒客们翻着花样地夸赞程晋之。

????林琬想,直到这一刻,她才明白顾云锦告诉她的话,什么是一个将门人深入骨子里的自豪感——他的荣耀与我同在,他热烈的心跳里有我。

????这么好的少年郎,她怎么会不喜欢呢?

????许是这一仗太振奋士气了,肃宁伯亲自领兵,一路奋战,大军直杀到了霞关下,虽然最后没有打下有“金汤之固”称号的霞关,但也是在乔靖脑袋上狠狠捶了一棒子。

????朝堂上,不少人都说,只要能吞下霞关,一鼓作气冲入蜀地就不在话下。

????蒋慕渊却没有那么乐观,他经历过前世的蜀地战事,乔靖撑了五年,其中还有一阵子把朝廷打得节节败退,如今的蜀地还有余力与朝廷争胜负。

????文英殿里,他从早到晚商议如何调兵、如何补给,打仗从不是简单的兵力比较,军需补给是重中之重。

????回了国公府,他的精力全在顾云锦身上。

????再有一月左右,顾云锦就该临盆了,蒋慕渊头一回当爹,事事谨慎,明明一屋子有经验有本事的嬷嬷,他一个新手爹爹,连肚子正不正都要在一旁听着。

玩ag输钱|平台 ????顾云锦靠坐在他身边,笑着打趣道:“尚书、侍郎、郎中、员外郎、主事,人人各司其职,我以为小公爷在朝堂上那么多年,最是知道规则,可你到好,不止这一层层的活儿都想亲手做,连洒扫都不想拉下了。”

????蒋慕渊听着,自己也忍不住笑。

????他哪里不知道顾云锦的意思,他家云锦是心疼他,朝堂上要操心的事儿就够多的了,回府里之后,有些细碎事儿就别事事挂着。

????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,顾云锦真怕他累着。

????可蒋慕渊自己放不开手,也不觉得累,他知道嬷嬷们能伺候好顾云锦,但他想参与其中。

????这是他和顾云锦的孩子,他怎么舍得只看着顾云锦辛苦呢。

????怀孕从不是轻松的事儿呀,就算有一屋子的人伺候,双脚浮肿的是她,翻身都喘气的是她,肚子沉得腰酸背痛的还是她,旁人替代不了,蒋慕渊也不行。

????就因为他无法感受,所以更不能不知道。

????他能做的就是明白顾云锦在经历什么,尽量多陪着、哄着,安慰她的情绪。

????蒋慕渊记得清清楚楚,肚子里的小东西第一次踹了一脚的时候,顾云锦脸上满是惊喜和兴奋,那双让他心动的眼睛里,盛了满满的光。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